小说:45岁男子患癌病危却一夜痊愈,他活到65岁我发现他续命秘诀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蜗牛塘 1按照信号指示,罗笙走进医院抢救室,这是他的第一个特殊任务。虽说已经当了十几年的冥使,第一次接特殊任务还是有些忐忑。这次要引渡的魂魄名叫顾承礼,六十五岁,是一个知名作家。

小说:45岁男子患癌病危却一夜痊愈,他活到65岁我发现他续命秘诀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蜗牛塘

1

按照信号指示,罗笙走进医院抢救室,这是他的第一个特殊任务。虽说已经当了十几年的冥使,第一次接特殊任务还是有些忐忑。

这次要引渡的魂魄名叫顾承礼,六十五岁,是一个知名作家。老人少年时便显出写作天赋,一生顺遂,要说有什么特别的事,只有四十五岁那一年,他罹患癌症,本来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,但几乎一夜之间,他的病情开始好转,并且最终痊愈。

时至深夜,抢救室的白色墙壁被灯光照得惨白,犹如用冰雪筑成的墙。

四个人,两男两女,围在一张病床旁边。年龄稍长的男人一脸凝重,连同身上的深灰色大衣也如同水泥般沉重。另一个年轻男人双手插袋,皱着眉撇着嘴,表情有些拧巴。两个女人站在一起,年长的搂着年轻的肩膀,两人都在默默擦眼泪。

罗笙其实见惯了这样的场景,但想着是特殊任务,不由地多看了他们几眼。

病床上的顾承礼紧紧闭着双眼,脸颊上的沟壑像用刀刻出来的,他的眉间还有皱褶,似乎死前非常痛苦,以至于凝固的表情仍带着一丝苦涩。

罗笙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顾承礼刚死五分钟。转头扫视了一圈房间,他突然定住了,眼睛直勾勾瞪着靠墙的角落。

这不可能!他全身的气息紧绷,身体像被装进了密封的塑料袋。他又迅速朝四周看了看,没有别的鬼魂了,那么,此时站在角落里的那个少年鬼魂真是顾承礼?

他一边盯着那个白皙瘦弱的少年,一边思考着目前的局面。人的魂魄的模样跟死时无差,顾承礼才刚死,魂魄理应是六十五岁的样子,而那个少年不过十六七岁,长相也跟顾承礼毫不相似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他的手伸向身后,准备拿出锁魂鞭,先逮回去再说,人间不能留游魂。

少年本来安安静静站在墙角看着顾承礼,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和洗得发白的布裤,从袖口露出的手指宛若枯木,整个人像刚出土里爬出来一般。

就在罗笙抽出锁魂鞭的瞬间,少年突然抬头,空洞的双眼里闪过一丝光芒,下一刻转身穿墙而出。

“我去!”罗笙咒骂一句,赶紧追了出去。

夜色深沉,湿漉漉的街道倒映出两边的路灯,细雨簌簌飘落,砸在地上迸出一股股凉气。

少年跑得很快,像吃了激素一样,罗笙这才切身体会到任务的艰巨,连同肩膀也变得沉甸甸的。

他铆足了劲加快脚力,离少年魂魄越来越近,他拿捏好距离,甩出了锁魂鞭,眼见鞭子就要接触到少年的魂体,突然橙光一闪,鞭子偏离了预定轨道,他看到鞭子被什么东西撞开了。

就这么一瞬间,少年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。

“我靠!”罗笙狠狠将鞭子抽向地面。

“居然跑掉了!”是一个女孩子忿忿不平的声音。

罗笙寻声看去,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子正拿着个类似流星锤的东西,盯着少年消失的方向不停跺脚。他气不打一处来,冲口而出:“你谁啊?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?”

女孩扭头朝他一瞪,“是你坏了我的事,还恶人先告状啦?”

罗笙愣了下,这女孩子居然长了三只眼,额头上的那只眼睛像一颗菱形的蓝宝石,瞳仁里有点点光芒犹如星辰,女孩子一眨眼,那星辰便闪闪发亮,缓缓流动,又如银色流沙。

“你看什么看!”女孩子吼道。

“三只眼……”罗笙喃喃道,不禁摩挲了下胡子。

“是啊,祖传的天眼,不然怎么能跟你交流,笨蛋。不过呢,一般人是看不见的,便宜你了。”

罗笙如梦初醒,对啊,这女孩子居然能看见他,而她确实是个人,只有她额头上第三只眼能解释这件事了。没想到人间真有天眼,他之前只是听闻相关的传说,还真被自己给撞见了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罗笙小心问道。

女孩收起“流星锤”,拍了拍手,“既然我能看见鬼魂,当然也知道冥界一些事,看你的样子,还有手臂上的红杠,大概就是个通使咯。”

活人的事罗笙管不着,于是道:“那个少年鬼魂你不要管了,那是我们冥界的事。”说完扭头就走。

“等等!”女孩跑到罗笙面前,眨了眨眼,露出笑容,“不如……交换信息,我们家一早就接触过那个少年,知道些你不知道的事情,当然啦,为了弄清楚他的事,我也需要冥界提供一些消息。”

“你为什么要找他?”

“这个嘛,你不同意交换信息,那我可没义务告诉你。”

如今鬼魂跑个没影,罗笙也暂时想不到办法,不如听听这个女孩的线索,说不定能快点找到少年,不然这诡异少年在人间惹出什么祸事,他麻烦就大了。这么想着,他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。

2

两人在马路牙子上坐下,女孩从包里掏出一粒松露巧克力塞进嘴里,慢慢道:“我叫严琪琳,我们家世代都有天眼,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。”

她望向天空,月光倒进了她的眼睛里,似乎浮起了一层朦胧的光芒,“我才两三岁时,我舅舅就过世了。后来听妈妈说,舅舅身上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。当年舅舅因为不能适应天眼而患上抑郁症,吞服了大量安眠药自杀,本来生命垂危,但仅仅过了一夜,他居然好起来了。”

严琪琳歪着头,眉头皱起来,“但他整个人跟疯了一样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,一会儿喊着妈妈,一会儿又按着头似乎在害怕什么。家人束手无策,还没来得及送医院,舅舅就跳楼身亡了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妈妈看见了那个少年。之后许多年,妈妈都在找那个少年。但我们家族的人一旦过了四十岁,天眼就会消失,所以现在轮到我来找他了。”

“这么说,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,但我在冥界从没听说过。”罗笙陷入了沉思,“你是怎么追到这里来的?”

“本来我也没什么头绪,但那个顾承礼是个大作家,前段时间还得了个什么文学奖,有杂志刊登了他的专访,里面提到他早年患癌,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,但一夜之间他的病情好转,很快痊愈出院,这跟我舅舅当年的情况如出一辙,于是我就在他们家对面租了个房子,打算调查下。今晚他家门外来了救护车,我就悄悄跟着一起去了医院。”

“冥界怎么会任由游魂留在人间?”罗笙抽出一根烟点燃,狠狠吸了一口。

“所以我才需要你提供线索啊。顺便问下,你抽烟是什么感觉?”严琪琳伸出小手就要去碰那支烟。

罗笙“嗖”地起身,“不过是生前保留的习惯。”他居高临下看着严琪琳,“你胆子不小,知道我是鬼,还敢跟我做交易。”

“习惯了呗,从小到大,妈妈就训练我,看见鬼魂时要淡定,就当看不见。正因为这样,我见过冥使办案,听见过冥使之间的交流,渐渐了解到了冥界的事情。本来我们就想像普通人一样生活,但是舅舅那件事后,妈妈觉得,既然我们明知道有鬼魂在作祟,却毫不作为,良心过意不去。”

“你找到那个少年打算怎么办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严琪琳耸了耸肩,“到你了,冥使大人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

“这次是特殊任务,表明要引渡的鬼魂十分难搞。从你说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来看,恐怕……涉及到某种禁术了。”

罗笙摸出“禁术指南”,这本册子他带在身上十几年了,第一次拿出来竟感到有些陌生,“冥界在大混沌时期,很多禁术被创造出来,但随着秩序和规范,这些禁术的练习方法被封存,但以防万一,冥界制作了这本册子,要求我们一旦发现禁术的痕迹就要立即上报。”

“这上面记载了禁术的表现特征。”罗笙一边翻册子一边解释道。

哗哗几页翻过,罗笙的手指停在了某个页面上,“应该是这个,‘千秋’。用无生池水练就的禁术药丸,人服用之后魂体瘫软,游魂就能侵入人体,吞噬本体灵魂,代替那个人活在世上。人一旦死亡,游魂自动剥离人体。”

“千秋……”严琪琳撇撇嘴,“挺文艺的嘛,说白了就是自己可以选择人生咯。”

“没错,人将死之时魂体最为虚弱,这个时候服下‘千秋’效果最好。从你舅舅和顾承礼后面不同的情况来看,你们家族的灵魂应该异于常人。”

“也许吧……”严琪琳伸了个懒腰,“现在怎么找那个少年呢?”

罗笙合起小册子,“冥界鬼魂是不能直接接触活人的,顾承礼既然服下了‘千秋’,那么一定是有人给了他药,我们必须先找到这个人,才能得到关于那个少年的线索。”

3

虽然家里的气氛向来很安静,但如死寂一般却是第一次,连同话多的顾承沣也只是靠着窗沉默地吸烟。

顾承佑环顾四周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二妹顾杨和妻子陈瑶坐在沙发上休息,陈瑶半闭着眼,头靠在沙发背上,看起来有些虚脱。顾杨心不在焉地翻着家庭相册。家里唯一的动静来自佣人苏姐,她像平常一样按部就班打扫卫生。

律师马上就要登门宣读父亲的遗嘱,但顾承佑知道,大家目前烦恼的并不是这件事,而是三天前医生说的话。

主治医师跟父亲的关系很好,父亲过世后,医生十分严肃道:“顾老先生的身体一向硬朗,也定期做体检,突然猝死有些蹊跷,建议你们报警,让法医解剖遗体。”

没有人回话,医生的声音在病房里孤独地回荡。

顾承佑作为长子,知道这个时候必须站出来主持局面,“医生,我爸会不会有什么隐疾是体检查不出来的?”

医生摇摇头,“顾先生的体检做得很详细,而且他平时作息健康规律,没有压力也没有剧烈运动,猝死不合常理。”

顾承佑长吸一口气,缓慢吐出,他扫视了一圈,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差。

“好的,我马上报警。”他做出了决定。

门铃响起,顾承佑的思绪回到了当下。

律师马晙走了进来,他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,先向大家鞠了个躬。坐定后,他拿出遗嘱,道:“顾老先生委托我做他的遗嘱执行人,根据顾老先生的遗嘱,他名下的财产会以比例进行分割。顾承佑先生获得50%的份额,顾杨女士和顾承沣先生各获得25%的份额……”

顾承沣冷笑了一声,“马律师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马晙抬起头,表情里夹杂着惊讶和茫然。

“小沣,听马律师读完遗嘱。”顾承佑压着火气。

顾承沣站起身来,踢开地毯上的软垫,“顾杨是老爸的私生女,我们顾家养她十年不错了,老爸对她只是尽责任而已,怎么可能分给她跟我一样多的财产?还有大哥你,已经掌管了公司,居然还能拿到一半的财产。”

“小沣!你可以不尊重我,不尊重你二姐,但你不能冒犯爸爸。”

顾承沣勾了勾嘴角,“说得真好听,你们真的尊重爱戴老爸?”

顾承佑铁青着脸,攒紧的拳头微微发颤。顾杨始终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“马律师,遗嘱我不会签字的。”说完,顾承沣将外套搭在肩上,快步走了出去,留下很重的摔门声。

顾承佑转向马晙,“不好意思,马律师,请继续。”就在那一瞬间,他发现马晙瞟了一眼顾杨。

4

严琪琳住在二环边上的一套单人公寓里,房间布置得简单清爽,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,唯独床上和沙发上堆了很多公仔,小黄人、功夫熊猫、哆啦A梦,还有几个罗笙也叫不上名字。

罗笙一屁股坐在功夫熊猫身上,点了一支烟,“我去公安局蹲了几天,顾承礼的尸体已经解剖完毕,结论是不明原因的心脏衰竭,应该是禁术造成的,但我不明白,为什么要给顾承礼服用‘千秋’,人体是不能承受第二次禁术的。”

“就是想杀人呗,不过杀人的方式很多种啊,干嘛选择这种呢?”严琪琳摆弄着朱迪警官的兔耳朵。

“警察那边也没什么头绪,你那边呢?顾家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?”

严琪琳拆开小熊饼干,一边吃一边道:“这家人很有故事,顾承礼有三个孩子,老大和老幺两个儿子是亲生的,女儿是一夜风流的结果。女儿名叫顾杨,十年前她母亲过世才来到顾家,据说不怎么爱说话,挺阴沉的。”

“所以,你认为凶手就是顾杨?”

“没错。”严琪琳抹了把油嘴。

罗笙总觉得“千秋”只用来杀人太不合理,“千秋”的提供人一定会再跟凶手联系。接下来几天,罗笙24小时跟踪顾杨,终于有了点眉目。

这天,顾杨出门后戴上了棒球帽和墨镜,开车经过的也都是小路。半个小时后,她的车停在了郊区一家湖边咖啡后门。

顾杨在湖边找了个圆桌坐下,不一会儿,顾承沣出现了,身后还跟着马晙。

顾承沣翘起二郎腿,笑道:“哟,顾杨,咋看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在躲避狗仔呢。”

“顾先生,请你注意下语言。”马晙解开了西装扣,似乎有些闷热。

顾杨立即轻拍了下马晙的手臂,低垂着头,手里拿小勺搅拌着咖啡,“小沣,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叫我名字。”顾承沣皱了下眉,“大哥恐怕还不知道你跟马晙的关系吧,你俩会不会串通好伪造或者篡改遗嘱,这可说不清。”见顾杨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,他得意地笑了笑,“别急,我不会说出去的,只要你把那25%的财产让给我就行。”

“遗嘱是真实有效的!”马晙放在桌上的手握紧了拳头。

“你是律师嘛,当然有办法证明遗嘱的真实性。不过你也为顾杨想想啊,现在警察已经开始调查老爸的事,如果我这个时候放消息出去,媒体会怎么想怎么写?警察也会产生怀疑吧?到时候顾杨的画展还开得了吗?”

“你……不要欺人太甚。”马晙瞪着顾承沣,气息变得沉重。

“敢作敢当嘛,顾杨一直恨老爸,家里人都知道。顾杨,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

“我答应。”顾杨回道,重新开始搅拌咖啡。

“你不能妥协,那是你应得的。”马晙靠向顾杨,神情焦急。

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顾杨别过脸去,似乎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。

“爽快!”顾承沣起身哈哈大笑,“马律师,剩下的事就交给你咯。”

回到严琪琳家,罗笙简单说了下情况。严琪琳一边吃着乐事薯片,一边皱眉点头,“这个顾杨明显理亏,错不了,是她干的。”

罗笙揉了揉太阳穴,“疑点太多了。看起来是家庭纠纷引起的谋杀,但为什么要用‘千秋’杀人,避免留下痕迹吗?但未免大材小用。还有,到底是谁给了顾杨‘千秋’?这个人跟那个少年是什么关系?他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要是能直接问顾杨本人就好了。”严琪琳自言自语道,突然停下抓薯片的手,“别说,还真能问她本人,我们也用她和马晙的关系来威胁她说出给她禁术药丸的人。”

“这太冒险了,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来头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会乔装打扮一番,顾杨就是个普通人,就算她通知幕后大佬,他们也根本找不到我。”

“你不怕她报复你?”

“你是在担心我吗?”

罗笙愣了下,一缕烟灰落下,刹那消失了。

“有病。”

5

严琪琳出门没多久就回来了,罗笙差点没认出来,严琪琳穿着修身的驼色长风衣,里面一件白衬衣搭一条黑色工装裙,原本的中长发变成了长长的大波浪,一副黑色蛤蟆镜遮住了大半张脸,使得艳丽的口红尤为突出。

罗笙清了下嗓子,“这么快?问出什么了吗?”

严琪琳取下墨镜和假发扔在一边,颓废地坐在沙发上,“不是顾杨。”

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“她是我中学同学兼好朋友,原名叫杨希。我了解她,她不会杀人的。”

“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变?”

“我今天见到她,聊了几句,我知道她没变,一点都没变。”

“算了,这事我自己来调查。”罗笙起身就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严琪琳抬了下软软的手臂,“她马上就过来了,她答应我会告诉我真相。”

点击下方↓↓↓【下一章】,看后续精彩内容。

"小说:45岁男子患癌病危却一夜痊愈,他活到65岁我发现他续命秘诀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