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宴席厨师的自白:正在萎缩的宴席行业,不求生活只求生存?

换工作的换工作,有的往大城市去找出路了,有的在自家楼下开了个小卖部,有的去当了滴滴司机,有的徘徊在要不要撑下去,硬着头皮继续干的边缘。

最近身边的朋友改行的改行,换工作的换工作,有的往大城市去找出路了,有的在自家楼下开了个小卖部,有的去当了滴滴司机,有的徘徊在要不要撑下去,硬着头皮继续干的边缘。

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一名来自潮州的宴席厨师,就是专门帮主家们炒宴席、酒席的那种

我觉得也不能怪朋友们,毕竟这就是“现实”。

我在潮州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宴席厨师。不知道为啥,从2018年开始,宴席、酒席的单量慢慢减少,我勉强一个月还能做个十几单,但是朋友们一个月接个几单,连基本生计都无法维持,只能“另谋出路”。

来自宴席厨师的自白:正在萎缩的宴席行业,不求生活只求生存?

厨师协会的人告诉我,自办宴席、自办酒席的总量其实没有差,只是市场竞争越来越严重了,光是我所在的潮州庵埠就有不少于3000个宴席厨师。

但其实我想说的是,做厨师,尤其是像我们这种不驻店的,也不是想当就当的,我有一些自己的观点,想跟大伙儿分享一下。


不能“成为王者”,不要做宴席厨师。

一般在我们三四线城市的餐馆,炒菜的师傅可以拿到6000多一个月,已经算很不错了,还要是客流量比较大的店。但是有一定人脉的宴席厨师可以做到平均10000一个月,看似风光,天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。

我对“成为王者”的理解是:宴席厨师是厨师行业里面一个全能型的选手,要“成为王者”,必须全能。

来自宴席厨师的自白:正在萎缩的宴席行业,不求生活只求生存?

首先,我们的体格要过关,为什么体格要过关?因为对于宴席厨师来说,搬搬抬抬是常态,随便一口锅一个炉重几十斤,没有点肌肉根本搬不起来,更别说单手甩锅了;

再者,我们必须会选食材(潮州人的嘴可刁了),懂刀工,炒得香,雕得龙,摆得盘,会……

然后,宴席厨师还是“销售员”,要懂得把自己销出去,这就要求懂得琢磨主家心理,会谈判,会取悦老板,比如过年过节会送点小礼什么的;

最后,你得懂“理财”,宴席厨师一个月的收入其实是不稳定的,一个月多一个月少很正常,这个月赚10000美滋滋,但是如果下个月只有2000呢?

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,比如要学会跟传菜小妹、洗碗大妈们打好关系,我就不多说了。

所以有老江湖把饭馆厨师比作在国企上班,把宴席厨师比作自己创业,多少有几分意思。


没有一定的抗压能力,不要做宴席厨师。

我举这么几个例子你就明白了。

刚开始做宴席厨师的时候没有名气,肯定是没有单的,乡下地方是人脉的社会,没有人转介绍连生意都做不成。连续一两个月没有收入,没法养家了该怎么办?

即使有了一点名气,也免不了在四五月份的淡季,一休就休十几天。惰性养成了,突然有人要做宴席,还是明后中午晚上连续四场,第一天晚上要干到十一二点才能回家,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就得起床去市场买料,两天超过40个小时的工作强度是不是受得了?

名气大了,就开始要背负根本没有时间陪家里人的“罪名”。尤其逢年过节,团聚的日子十几天脚不着家,早出晚归,累得两眼一闭站着都睡得着。偶尔见老婆一面想着可以收获一句“辛苦了老公”,谁知道被嘲讽:“我跟儿子都快不认识你了。”为了生活,也并非故意,这种委屈是不是受得了?

来自宴席厨师的自白:正在萎缩的宴席行业,不求生活只求生存?

拜托,我们是宴席厨师。没有一定的抗压能力,没有一颗笃定的心,不自带鸡血,就不要入行了。不然会很折磨,很焦虑,很没有安全感,现实每天都是锤子,要是玻璃心早就被敲得碎成渣了。


如果进步得不够快,不要做宴席厨师。

饭馆厨师是流水线工作,客人点菜,帮厨备菜,厨师炒菜,服务员上菜,每个人都在流水线里安插好了自己的位置,一切按照流程走,不犯错,循规蹈矩就好。

而宴席厨师,面对的不是十个客户,分分钟要一对一百,而要满足一百个人的口味,难度的叠加绝对不是单纯满足十个人的十倍这么简单,能得到客户们的好评,日后的单源源不断,要是服务不好他们,也许从此就在这个片区消失了。

这就要求我们要进步神速了,而且还是多维度的,包括挑选食材的眼光,手艺,效率,服务态度,每一层都在决定着找过我们做宴席的人会不会再找我们第二遍。

城市人都在说消费升级,特地去查了消费升级的意思之后,我发现我们乡村也在消费升级,各个主家都希望出同样的钱买到更好的口味和服务,只是没有人去总结道破而已。


以上纯属个人的一些观点,不喜勿喷,同行的小伙伴要是觉得我分析得还算中肯,期待与您的交流。

"来自宴席厨师的自白:正在萎缩的宴席行业,不求生活只求生存?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